一“名”之立 : 讀 / 譯散文《讀畫》

The Reading of a Painting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 and Reviews (RGC: 21, 22, 62)22_Publication in policy or professional journal

View graph of relations

Author(s)

Related Research Unit(s)

Detail(s)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from-to)18 - 26
Journal / Publication中國翻譯
Volume33
Issue number2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Mar 2012

Abstract

本文旨在聯繫本雅明1916年論述“語言”與“定名”及“過分定名”的文章,討論他有關“純語言”的概念,探討這些觀念對翻譯的意義,並據此指出翻譯的吊詭性:因為人類語言內在的不純粹,翻譯在處理所涉及的兩套體現在各自語言和文化的認知模式時,一邊將二者之間的交流連接一邊又將其阻斷。在這一連接/阻斷的吊詭中,翻譯將意義分流進入目標系統,譯文向目標系統開放,在目標讀者心中開啟一幅新的記憶拼圖。因此,一個“文學地”翻譯的文本成就了原作的後續生命,但在本質上是獨立於原作的一個自足的藝術品。在普羅大眾的閱讀中,譯作文本作為藝術品,其使命不是要將讀者帶回原作,而是要以自己回應、融匯原作的言說方式所成就的獨特的言說方式,而非所傳遞的題材內容,將他們的注意力吸引到自身的文本性上來。因此,每一個翻譯都代表著通向人類語言全部互補的微小一步。本文以梁實秋藝術小品《讀畫》的英文翻譯作為實證,支持其理論探索。

Citation Format(s)

一“名”之立 : 讀 / 譯散文《讀畫》. / 朱純深.

In: 中國翻譯, Vol. 33, No. 2, 03.2012, p. 18 - 26.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 and Reviews (RGC: 21, 22, 62)22_Publication in policy or professional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