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熹「淫詩」說在中國詮釋史和閱讀史的影響

Project: Research

View graph of relations

Description

朱熹解釋《詩經》,認為其中的〈鄭風〉、〈衛風〉「多是淫奔之詩」,由此提出了「驚世駭俗」的「淫詩」說。從南宋直至今日,「淫詩」說引發的爭論,未曾停止,成為《詩經》史上的中心議題之一。對于「淫詩」說的研究,已十分豐富。特別是在傳統的經學或文學範圍內,似乎已無進一步研究的空間。但是,本計劃申請人認為,「淫詩」?不僅是一個經學或《詩經》學的問題,也不僅是《詩經》情詩文學性的問題。實際上,它的影響深入到南宋以後社會文化的各個方面。尤其是「淫詩」?對南宋以後的文學詮釋史、閱讀史的影響,還缺乏深入的研究。朱熹「淫詩」?的核心,在于「淫者自作」?。漢儒承認《詩經》中某些詩涉及「淫奔」,但認為詩人是以此來諷刺現實;朱熹認為「淫詩」主人公就是作者,即「淫者自狀其醜」。更進一步看,「淫者自作」說觸及到如何解決情詩的字面意義和道德寓意的矛盾。這曾激發明清批評家反思《詩經》以及後世涉及男女情慾詩歌的敘述方式,反思其中的字面意義與寄託詮釋傳統的關係。更有意思是,「淫者自作」說的理論基礎是「勸善懲惡」、「讀詩養心」說,朱熹認為《詩經》作者可以是「思有邪」的「淫者」,但是讀者必須「思無邪」,這對讀者提出了較高的期許。從讀者的閱讀反應以及明清閱讀史的背景,來看「淫詩」說的影響,值得進一步探究。比如婦女閱讀《詩經》男女情慾主題詩歌時的實際情形,批評家為明清艷情小說辯護時對朱熹「養心勸懲」說的挪用,都極有研究意義。可以看出,對於朱熹的「淫詩說」,應該超出傳統的經學範圍,在明清閱讀史的實踐中,深入研究相關線索。這正是本計劃希望突破而有所創新的地方。因此,本計劃不會糾纏於傳統的經學史問題,而是在詮釋史、閱讀史的背景中,研究「淫詩」 說引發的詮釋規範與閱讀實踐等問題,特別關注傳統《詩經》學著作之外的閱讀實踐。簡言之,本計劃將綜合經學史、思想史、文學批評史、詮釋史、閱讀史、性別史、新文化史等不同學科的視角,深入研究朱熹的「淫詩」?在南宋直至清代的文學詮釋、閱讀實踐等領域的影響。

Detail(s)

Project number9042585
Grant typeGRF
StatusFinished
Effective start/end date1/01/186/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