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人文的学术评价体系:定义与规范建构”研讨会发言汇编(上篇)

Press/Media: Press / Media

View graph of relations

Description

数字人文研究之余的“数字”和“人文”(线上)

图片

 



我着眼的主要是高校老师和研究者面对考核评估的实际操作。这只是学术评价体系中的一个方面,是比较世俗的一个问题。

 

数字人文研究还没有得到充分的制度性认可,属于新兴的跨学科领域,还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有几个方面是数字人文学者需要努力去开发建设的,比如学术社群、学术数据、基础设施、学术期刊以及学术传播的机制,这些方面都要草创的情况下,学者面对和参与了很多不直接和数字人文研究挂钩的工作。但是这些工作都是和数字人文相关的,而且也都是学术事务,我把它叫做DH Work。这些都是大家做过的工作,但是这些工作又不必然能直接成为各个单位考核里面比较便于计算的输出成果,我把它叫做DH Output。我们可以换一种思路,把对成果的理解拓宽,看看怎么把DH Work和DH Output联系起来理解。

 

首先是数字人文的研究数据,没有数据就没有办法做DH研究。我们研究数字人文的时候,会参与到不少数字人文数据的生成,或者是校订、利用的工作,但是我们所处的人文学科框架下,很多同行普遍对数据的引用或者标注不规范。比如引用数据和原始文献上的区分,还不是特别明确。其实其他学科在这方面已经做得比较成熟,他们确立的一些规范和标准是值得参考的。数据引注的一些原则性共识,也不限于自然科学,其实社会科学在这个方面也比人文学科走得更前。使用数据的规范还需要数字人文学者的推动和建立。那么疑问就来了,谁来做?从我这边的情况来说,会有项目或者出版机构要求的规范来牵动这方面的发展。香港官方的研究基金机构在项目申请里要求明确说明数据的储存是什么样的情况,数据是不是公开,它是不是生成出来的数据,会不会跟其他的学者去共享,等等,也包括使用数据写出来的这些论文和学术成果是不是会公开或者是出版,会不会采用open access等。这方面的标准和规范慢慢会建立起来,真正要影响整个人文学界的使用还需要很长时间。

 

第二个方面是项目团队的合作。有的项目维持了很长时间,很多学者做了很多工作。但是从这些项目直接产出,转化为可计算的成果往往只是项目工作的一部分,就算发了研究论文,也往往是多人共同署名。摊分到每个人的工分只是几分之一,不会很多。

 

第三是基础设施建设,这方面还处于进行式。理论上基础建设做得好会便利所有学者,但是在那个愿景实现之前,学者还要投入很多精力去参与基础建设的讨论、协调它的标准等。我和以前CBDB的一些同事甚至会觉得,这样的工作其实要有专业人士去做才会比较有效率,这方面也需要数字人文学者投入很多精力。

 

第四个方面是学术社群,培养新一代数字人文学者。如果没有这种社群,大家单打独斗就会很累,也很不容易,所以社群需要我们参与经营。但是数字人文和其他比较成熟的学科领域相比,没有那么多正式的学会或者委员会。一些培训活动或者教大家怎么使用数字人文工具和方法的教学,往往不是正式的大学课程,或者常规化的活动。它也是有意义的,可是在正式的框架里不容易获得承认。

 

第五个是学术传播。刚才朱剑老师也谈了学术媒体的重要性和数字人文新型成果的一些形式,我自己参与得比较多的是“零壹Lab”微信公众号的工作。2016年以来,我和公众号的同仁开始征集数字人文相关的内容去编辑发布,起到学术传播的效果,也得到一个数字人文奖项(DH Awards 2019),但是像这样的工作在单位不太容易得到承认,它是不是能算入成果呢?比如说香港一些大学有一项要求,大学老师要做一些知识转移(knowledge transfer)的工作。这方面我自己也在摸索。

 

第六个是新的发表园地的创立。一些新的期刊最近创立了,比如清华大学的《数字人文》、中国人民大学的《数字人文研究》,我想这些期刊的主事者肯定会有更深的体会。创办这些期刊需要投入很多精力,才能走到今天。

 

我提到的这六个方面的DH Work,在学术单位里面怎么能得到考核?我没有简单的答案,也不参与制定标准。我可以分享一些自己的应对方式,就是把这些工作转化为可以算数的研究成果。比如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写成论文,写的论文尽量在各个不同领域发,写给不同对象看,让大家看到数字人文学者已经做了这样的工作,也就是尽量嵌入到各个学科和领域之中。这些工作如果没有带着意识转化为成果的话,可能做完就过去了。它可能起到一些实际的建设作用,但是对于自己本身的考核没起作用就很可惜了,而且从正面角度看,如果当下都能写出论文的话,也是介入学术界的方式,尤其作为一个新兴的领域,这种介入是亟待进行的。

 

当然,从个人在各个学校单位里实际的角度看,这也是增加一点工分的办法,做过的这些DH Work不至于变成无用之功,我想还是很必须的。最后我想给大家介绍一下,2020年7月出版的英文期刊《中国历史学刊》(Journal of Chinese History)的数字人文专号,它包括这几个方面的内容:导言、数字人文综述、研究论文,以及多篇数字人文基本工具的介绍。这个专辑的内容很前沿,参与专题写作的也都是比较重要的学者,但期刊还比较新,所以还没有进入SSCI名单。从机构的考核方面来看,在SSCI至上的风气下,在上面发文章其实只算很少的业绩。总而言之,我今天谈到的DH Work在个人的考核里能够被承认,或者能够转化为DH Output的,到目前为止还是非常少。要把数字人文工作一一转化为可被计算的工分“数字”,挑战仍然很大。

Period28 Jun 2021

Media contributions

Title“数字人文的学术评价体系:定义与规范建构”研讨会发言汇编(上篇)
Description数字人文研究之余的“数字”和“人文”(线上)



我着眼的主要是高校老师和研究者面对考核评估的实际操作。这只是学术评价体系中的一个方面,是比较世俗的一个问题。



数字人文研究还没有得到充分的制度性认可,属于新兴的跨学科领域,还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有几个方面是数字人文学者需要努力去开发建设的,比如学术社群、学术数据、基础设施、学术期刊以及学术传播的机制,这些方面都要草创的情况下,学者面对和参与了很多不直接和数字人文研究挂钩的工作。但是这些工作都是和数字人文相关的,而且也都是学术事务,我把它叫做DH Work。这些都是大家做过的工作,但是这些工作又不必然能直接成为各个单位考核里面比较便于计算的输出成果,我把它叫做DH Output。我们可以换一种思路,把对成果的理解拓宽,看看怎么把DH Work和DH Output联系起来理解。



首先是数字人文的研究数据,没有数据就没有办法做DH研究。我们研究数字人文的时候,会参与到不少数字人文数据的生成,或者是校订、利用的工作,但是我们所处的人文学科框架下,很多同行普遍对数据的引用或者标注不规范。比如引用数据和原始文献上的区分,还不是特别明确。其实其他学科在这方面已经做得比较成熟,他们确立的一些规范和标准是值得参考的。数据引注的一些原则性共识,也不限于自然科学,其实社会科学在这个方面也比人文学科走得更前。使用数据的规范还需要数字人文学者的推动和建立。那么疑问就来了,谁来做?从我这边的情况来说,会有项目或者出版机构要求的规范来牵动这方面的发展。香港官方的研究基金机构在项目申请里要求明确说明数据的储存是什么样的情况,数据是不是公开,它是不是生成出来的数据,会不会跟其他的学者去共享,等等,也包括使用数据写出来的这些论文和学术成果是不是会公开或者是出版,会不会采用open access等。这方面的标准和规范慢慢会建立起来,真正要影响整个人文学界的使用还需要很长时间。



第二个方面是项目团队的合作。有的项目维持了很长时间,很多学者做了很多工作。但是从这些项目直接产出,转化为可计算的成果往往只是项目工作的一部分,就算发了研究论文,也往往是多人共同署名。摊分到每个人的工分只是几分之一,不会很多。



第三是基础设施建设,这方面还处于进行式。理论上基础建设做得好会便利所有学者,但是在那个愿景实现之前,学者还要投入很多精力去参与基础建设的讨论、协调它的标准等。我和以前CBDB的一些同事甚至会觉得,这样的工作其实要有专业人士去做才会比较有效率,这方面也需要数字人文学者投入很多精力。



第四个方面是学术社群,培养新一代数字人文学者。如果没有这种社群,大家单打独斗就会很累,也很不容易,所以社群需要我们参与经营。但是数字人文和其他比较成熟的学科领域相比,没有那么多正式的学会或者委员会。一些培训活动或者教大家怎么使用数字人文工具和方法的教学,往往不是正式的大学课程,或者常规化的活动。它也是有意义的,可是在正式的框架里不容易获得承认。



第五个是学术传播。刚才朱剑老师也谈了学术媒体的重要性和数字人文新型成果的一些形式,我自己参与得比较多的是“零壹Lab”微信公众号的工作。2016年以来,我和公众号的同仁开始征集数字人文相关的内容去编辑发布,起到学术传播的效果,也得到一个数字人文奖项(DH Awards 2019),但是像这样的工作在单位不太容易得到承认,它是不是能算入成果呢?比如说香港一些大学有一项要求,大学老师要做一些知识转移(knowledge transfer)的工作。这方面我自己也在摸索。



第六个是新的发表园地的创立。一些新的期刊最近创立了,比如清华大学的《数字人文》、中国人民大学的《数字人文研究》,我想这些期刊的主事者肯定会有更深的体会。创办这些期刊需要投入很多精力,才能走到今天。



我提到的这六个方面的DH Work,在学术单位里面怎么能得到考核?我没有简单的答案,也不参与制定标准。我可以分享一些自己的应对方式,就是把这些工作转化为可以算数的研究成果。比如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写成论文,写的论文尽量在各个不同领域发,写给不同对象看,让大家看到数字人文学者已经做了这样的工作,也就是尽量嵌入到各个学科和领域之中。这些工作如果没有带着意识转化为成果的话,可能做完就过去了。它可能起到一些实际的建设作用,但是对于自己本身的考核没起作用就很可惜了,而且从正面角度看,如果当下都能写出论文的话,也是介入学术界的方式,尤其作为一个新兴的领域,这种介入是亟待进行的。



当然,从个人在各个学校单位里实际的角度看,这也是增加一点工分的办法,做过的这些DH Work不至于变成无用之功,我想还是很必须的。最后我想给大家介绍一下,2020年7月出版的英文期刊《中国历史学刊》(Journal of Chinese History)的数字人文专号,它包括这几个方面的内容:导言、数字人文综述、研究论文,以及多篇数字人文基本工具的介绍。这个专辑的内容很前沿,参与专题写作的也都是比较重要的学者,但期刊还比较新,所以还没有进入SSCI名单。从机构的考核方面来看,在SSCI至上的风气下,在上面发文章其实只算很少的业绩。总而言之,我今天谈到的DH Work在个人的考核里能够被承认,或者能够转化为DH Output的,到目前为止还是非常少。要把数字人文工作一一转化为可被计算的工分“数字”,挑战仍然很大。

Persons
PlaceHong Kong
Media typeWeb
Date28/06/21
Linkhttps://mp.weixin.qq.com/s/yD9CtXw0JRMBbfuJY4OXlQ?fbclid=IwAR2VbikY-OXPtjarW-aNbsgyzG7-LMqChWSS0U6BEv6dOKIyKUvgiV6_tzo